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华为的底气在哪里?任正非有话说

外界所有人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时刻,在担忧华为未来应该怎么办、能不能活下去的时候,任正非反而有点超然世外,要谈教育。

任正非:从来没有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做了2万个奖牌在做,上面写的是“不死的华为”。 

芯片备胎背后有故事 华为差一点卖给美国公司

记者:为什么在2004年设立海思这样一个部门?

任正非:这个部门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个部门,部门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自己起的。

记者:无论叫什么,存在的目的?

任正非:每个部门都有存在的目的,它的目的是做芯片,2012实验室还要做很多其他东西。海思只是2012实验室的一个下属机构。

记者:2004年甚至更早的时候中美关系一切正常、国际供应链一切正常,为什么要预想假如这个世界不正常怎么办?

任正非:我们曾经准备用100亿美金把这个公司卖给美国公司,卖给人家时合同也签订了,所有手续办完了,两个团队买了花衣服,大家穿着花衣服去海滩上比赛跑步、比赛打乒乓球,这个时候该美国公司发生变化,新董事长否决了收购,(我们)回来讨论还卖不卖?我在我们公司是投降派、妥协派,什么事情都想让一让,少壮派激进派坚决不卖了,我就说十年之后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我们肯定拼不过他们刺刀,他们爬南坡时是带着牛肉咖啡爬坡,我们带着干粮爬坡,可能到山上不如人家,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就准备了备胎计划。

有人说5G将来会不会分裂成两种标准?我认为不会的。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很难交融。

 

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

任正非: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生产线,基本上没有人的,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这时说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说没有受过大专、大学以上的教育,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没有工人阶级这个名词,公司生产阶级上基本上叫“工匠”,从我们公司的索引,可以放大来看这个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没有竞争力的。

 

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

任正非: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有硬件基础,比如说铁路、公路、交通设施、城市建设、自来水各种环节的硬件设施,硬件设施没有灵魂的,灵魂在于文化、哲学、教育,在于人类文化素质。

 

从一个都不能少到一个乔布斯都不能少

任正非:当然,这些年国家七十年来(取得)巨大进步,三十年来也有巨大改善,教师的生活也有巨大的进步,但是要看到(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国家的未来,而教师们担负着给花朵浇水。我们都不给花朵浇水,没有使命感,少浇水花朵蔫了,不就少了一个乔布斯吗?

从今天抓起,如果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很多都是博士、硕士,就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搏击,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这才是未来。如果二三十年以后还是没有多少文化,仍旧是一个打工仔,打什么工,全是自动化了。

 

职业教育应更受关注

任正非:在工业革命时代,只要有中学文化程度、中专文化程度基本上可以工作了。但是在智能化社会,这个文化程度大大提升了。而且不完全是精英教育,国家重视的都是综合性的精英教育,对职业教育不够的。德国70%是高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也是很伟大的。

 

中美贸易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水平

记者:把谈教育的背景再放宽一点,如果教育是这样的现状,怎么去面对现在以及未来很有可能持续的中美贸易争端?

任正非:中美贸易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水平,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开放一定要强身健体,强身健体要有文化素质。

 

5G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

记者:美国发了一个对华为90天的延迟禁令期,换句话说华为有了90天的临时执照,您怎么看?90天可以做什么?如果新闻是真的,90天如果取消怎么看待这个反复?

任正非:首先,90天对我们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美国政府做的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借此机会要讲一下,我们还是要非常感谢美国公司的,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做了很多贡献,教明白了我们怎么走路。大家知道,华为绝大部分的顾问公司都是美国公司,典型的有IBM、埃森哲等,有几十家。

第二,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前天晚上,徐直军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给我,报告了美国供应商努力备货的情况,我流泪了,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天,美国的企业还在和美国政府沟通审批这个事情。

我们被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公司卖产品给华为都必须要拿去批准。美国是法制国家,美国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实体经济要遵守法律。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我觉得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过去打的都是矮的人,其实高的人打不着。媒体应该要理解,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我们都是市场经济的主体。

美国政客做这个工作可能低估了我们的力量。我就不多说了,因为何庭波的员工信说得很清楚,国外、国内的主流媒体都刊登了。刚才说到烂飞机,我们有一些边缘产品没有“备胎”,这些产品本来迟早就要淘汰的,这些有影响。但在最先进的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至少5G不会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的。

 

(来源:央视财经,经济日报)

 

北京中商国际展览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月,总部位于北京,下设燕郊营销中心、南京公司、广州办事处等分支机构。涉及领域包括工业、汽车及零部件、金属加工、机床、医疗、橡塑模具、工程机械、五金建材、电力电机、能源环保、轨道交通、电子通信等多个门类的专业性国际展览。服务包括展会组织、市场咨询、市场考察、业务洽谈、展台搭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