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Cry for Me Argentina!一夜闪崩,29年前人均GDP是中国的14倍
许多市场人士都认为,此次初选的结果是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指标,并认为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这个南美国家准备摒弃现任政府的经济紧缩政策。
 
股债汇三杀,阿根廷再次哭泣

马克里的意外落败给阿根廷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狂泻25%,主要股指暴跌38%,金融和能源股跌幅居前。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集体暴跌,其中EDN跌59.3%、Loma Negra跌57.3%、BBVA银行跌55.85%......

 

▷股市:阿根廷主要股指SP MERVAL收盘下跌38%,一天就跌掉过去三个多月的涨幅。

 

▷汇市: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狂贬将近37%,刷新历史纪录低点至62比索。

 

▷债市:信用违约掉期(CDS)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为72%。

 

波动的汇率

在此次大跌前,阿根廷比索就已是今年以来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年初至上周五已下跌17%。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据环球时报,2014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还有8:1,2018年初达到了18:1,2018年5月就跌到38:1,如今,已经跌到了57:1。

2008年金融危机后,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汇率下跌、物价飞涨、民众抗议不断。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上届左派政府先后将能源、铁路等多个领域的外资股份强行国有化,使得它与多个欧美国家关系降至冰点,激进的进口与外汇限制措施也使阿根廷一度遭到超过40个WTO成员国以共同声明抗议。

而2015年上台的右派政府(现任马克里政府)一夜之间放开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为抑制政府过度支出而大幅削减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补贴,更是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弹。在马克里政府治下,阿根廷货币飞速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

2018年6月,阿根廷与IMF谈判寻求金融援助,以美元储备为保障消除市场对其经济前景的疑虑。IMF执行董事会批准向阿根廷提供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作为贷款条件,阿根廷需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而此次初选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获胜,导致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廷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凯投宏观已经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在阿根廷大选前要求其重新理清债务结构。

 

新兴市场不能掉以轻心

从市场层面来看,去年阿根廷市场动荡给全球风险资产尤其是新兴市场资产带来抛售潮,当时的新兴市场面临着美联储快节奏加息、美元大幅走强等“几座大山”压顶,现在前两座“大山”的压力已有所缓解,因而新兴市场虽然可能受到冲击,但跟随阿根廷市场动荡可能性相对较小。
其实,阿根廷曾经是高收入国家,但过去几十年一直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挣扎,为偿还外债而努力。与此同时,阿根廷经济结构以出口大宗商品为主,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则贸易顺差,反之则贸易逆差。
一直以来,资本外流、本币贬值、外债高企和国际融资困难等问题都困扰着阿根廷。其实,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也面临与阿根廷类似的风险,仍面临较大的外债偿还压力及风险。从外债币种结构来看,阿根廷、菲律宾、土耳其、乌克兰等国的外债中外币债务占比均达到90%以上,一旦美元升值,其偿债压力将会显著加大,面临偿债不确定性。
随着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持续趋向宽松,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融资及债务风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融资条件比之前宽松。虽然美联储已经开始降息,嘉盛集团全球研究团队主管Matt Weller认为,美联储降息是否导致美元大幅贬值,目前而言也存在相当大的变数,原因是美联储降息所折射出的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有可能导致避险资金涌入美元推高美元指数,触发热钱快速撤离新兴市场国家,进而加剧这些国家货币回落与金融市场动荡的程度。
由此可见,新兴市场国家仍不可以掉以轻心。
 
中阿双边贸易概况

据阿根廷统计局统计,2018年阿根廷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162.8亿美元,增长18.2%。其中,阿根廷对中国出口42.1亿美元,下降2.6%,占其出口总额的6.8%,下降0.6个百分点;阿根廷自中国进口120.7亿美元,增长27.7%,占其进口总额的18.5%,上升了4.4个百分点。阿方贸易逆差78.6亿美元,增长53.3%。

动物产品为阿根廷对中国出口最多的商品,2018年出口14.7亿美元,增长80.6%,占对中国出口总额的35%。以油籽为主的植物产品是第二大类出口商品,2018年出口13.2亿美元,下降45.5%,占阿根廷对中国出口总额的31.4%。动植物油脂是第三大类出口商品,出口2亿美元,增长114.7%,占对中国出口总额的4.7%。此外,化工产品出口1.3亿美元,增长19.8%,占阿根廷对中国出口总额的3.2%。
机电产品是阿根廷自中国进口的第一大类商品,2018年进口62亿美元,增长52.1%,占阿根廷自中国进口总额的51.4%。化工产品为第二大类进口商品,2018年进口15.3亿美元,增长18.2%,占阿根廷自中国进口总额的12.6%。此外,运输设备、纺织品及原料和家具玩具等进口额分别为8.7亿美元、7.1亿美元和6.7亿美元,合计占阿根廷自中国进口总额的18.7%。此外,贱金属及制品进口5.8亿美元,增长21.6%,占自中国进口总额的4.8%。在上述产品上,巴西、美国和德国等国家是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
 

1990年,阿根廷人均GDP为4333美元,韩国6516美元,中国317美元;到了2018年,变为阿根廷1.17万美元,韩国3.14万美元,中国9770美元。28年前,阿根廷的人均GDP为中国的14倍,如今即将被赶超。

阿根廷的问题,在当前很多国家普遍存在,是一个警醒,甚至是更多市场危机的前兆。
 

北京中商国际展览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月,总部位于北京,下设燕郊营销中心、南京公司、广州办事处等分支机构。涉及领域包括工业、汽车及零部件、金属加工、机床、医疗、橡塑模具、工程机械、五金建材、电力电机、能源环保、轨道交通、电子通信等多个门类的专业性国际展览。服务包括展会组织、市场咨询、市场考察、业务洽谈、展台搭建等。